最简单的地方最有效

 酒店的大堂也需要管理。酒店大堂面临着和航空公司一样的矛盾:房间(座位够不够,行李(加床)有没有超标,时间是不是吻合等。酒店行业接待的顾客数,大于航空公司,但舆论风波的频率与恶性程度远低于航空公司。重视大堂,就是重视传播。专业主义的航空公司,跟专业主义的医院一样,它最重视的就是飞行员或医生、飞机保养或手术室。它们普遍不懂得传播,所以普遍容易出问题。而且职位越高,越不会传播,比如美联航的C

为什么航空公司那么容易出舆论危机呢?

 为什么航空公司那么容易出舆论危机?我发现航空公司舆论危机的事故多发地,主要就是值机部门。这次的美联航事件,虽然发生在机舱,也仍然属于值机的领域,不过是把候机厅延伸到机舱而已。为什么会这样呢?第一,领导不重视。航空公司老总首要关心的就是航空安全问题,毕竟掉下一架飞机,就没有什么好说的了。接下来经济效益、航空资源(时段等)、准点率与空乘服务,都可以上老总的心,这也是航空公司排行榜或被考核的

航空公司舆论

 何猷君决心抵制香港航空,但不到一个月,人们开始要抵制美联航了。2017年4月9日,美联航一班由芝加哥飞往路易斯威尔、编号为UA3411的国内航班,因超额订票而出动警力将一名不愿意下机的美籍越南裔乘客陶大卫(在飞机上他自称是华裔)强行拖走。视频传出,舆论大哗。舆论普遍批评美联航总裁姆诺兹4月1 0日对外发表的声明是“空洞的道歉”。一个服务对象是“赌王&

航空公司为什么有两张脸

 航空公司为什么有两张脸几乎没有一个服务行业不重视自己的大堂。只有两个行业例外,一个是医院,另一个就是航空公司。上个章节我们讨论了医院,现在我们来看看航空公司。每一次看到航空公司陷入舆论漩涡,我就不免叹息:其他领域的舆论风波,人们都可以找诸如利益冲突锐化、社会矛盾转移、文化素质不高、体制机制桎梏、弱势群体诉求等非事件原因,可是航空公司也经常闹舆论风波,就真的很难再找借口了。航空公司是服务

舆论的自由倾斜定律

 这张照片,强势群体的医护人员与弱势群体的新生儿也是同框,林巧稚与其他医护人员围绕着新生儿,不过,请注意,她们的眼神和手,都没有离开新生儿。我们再来比较一下手术室“白拍门”的照片。医生和护士虽然也围在患者身边,但医生的眼神与手都离开了患者。患者孤独助地躺在手术台上,昏迷不醒,生死不知……所以不是医生不能自拍,而是如何自拍;不是手术后不能

“自拍门事件”

 在“自拍门事件”中,医生群体一个代表性的观点是:一台高难度手术成功,病人安全,医生比病人家属还要开心。为什么医生救活了一个病人,就不能用自拍表达开心呢?手术成功,医生可以开心,而且理应开心。但医生表达开心的方式一旦进入公共领域,就受到舆论规律的制约,并非所有的开心模式都无可非议。如前所述,春晚可以唱“咱老百姓,今儿晚上真呀真高兴”,但如果

“舆论车祸”

 这一次手术室“自拍门事件”让医生群体再一次受伤,但如果医生群1娥”的心态面对舆论,这样的受伤还会继续。医生们必须冷静下来,就算j你们认为“有病”,你也要借鉴医学的科学思维,首先分析这个舆论的“舞医生总以为倒霉的是自己的职业。打一个比方,假如一个车祸现场,警察对伤员施救,终于成功让伤员摆脱了生命危险,在等待120的间

舆论风暴

 专业化、职业化的门槛,使得医院与医生不太习惯用传播的逻辑与l他们之所以觉得自己是窦娥,是因为他们普遍不理解强和弱是相对的范日是比较出来的。如果医生和官员相比,医生是弱势群体,但患者与医生j是弱势群体。为什么呢?你想想,一般人说话就叫说话,医生一说话就口不理解,病人把生命都交给了你,你在现实世界不是强者是什么?医生7区的人口比例都很难达到1%,你在舆论世界不是弱者是什么?另外99%患者,

最尖锐的矛盾

 医患矛盾并不是当前中国最尖锐的矛盾,但有关它的舆论现象却是舆论场最纠结的一道风景。反腐,舆论一边倒地叫好;批评城管,城管纵有不平,也多选择沉默;骂官二代、富二代,对方更是躲起来;只有医患矛盾,壁垒分明的两个阵营都委屈愤怒,不平而鸣。绝大部分对立的族群关系往往一强一弱,其舆论发声也往往是一大一小,但医患关系却特别不同,表现在对立的双方都认为自己是弱势群体,双方都很大声,彼此苦大仇深,各有

正能量如何传播?

 主旋律正能量如何传播?舆论的弱原理值得运用,那就是想方设法与弱者创造接。军人与平民相比,平民是弱者,军人的形象只有与平民相连接,才能获得力量扩大传播。试想一想,如果《人民日报》在“八一”前夕,只是推jLH _组组军人在自岗位的勃勃英姿,当然不如这款“军装照”的游戏传播效果那么好。但有时候,自拍照虽然拍到了强者与弱者的连接,尽管传播是扩大了

分页:[«]1[2][3][4][5][6][7][8][9][10][11][12][13][14][15][»]